即时新闻:
新闻
大案要案  >  刑侦要闻  > 正文

20年密织“巨网”,非法敛财十几亿元

聚焦“三湘扫黑第一案”

2019年08月13日 09:5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霍志坚   

  6月1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文烈宏等25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二审宣判,全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首犯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等15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其他24名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有期徒刑。全案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资产近13亿元。

  这起由湖南省公安厅组织指挥, 常德市公安局立案主侦、长沙市公安局协助办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以来,全国扫黑办、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首批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之一,号称“三湘扫黑第一案”。此案涉案人数众多,受害者众多,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涉及“关系网”“保护伞”复杂,社会影响重大,包括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在内的多名公职人员因提供非法保护被依法刑事追究。

  细挖“案中案”

  揪出重大涉黑组织

  2016年7月,常德市公安局鼎城分局在侦办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董事长张某某涉嫌伪造公司印章案中发现一起“案中案”。张某某称自己因欠文烈宏的高利贷债务,曾被其手下非法拘禁长达1年之久。

  8月19日,鼎城分局对“张某某被非法拘禁案”开展侦查,通过深入调查、抽丝剥茧、循线追踪,抓获了直接对张某某实施非法拘禁的张某、黄某等犯罪嫌疑人。

  警方调查发现,早在本世纪初,张某某和文烈宏就已熟识。张某某在长沙涉足教育、房地产等多种产业,还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文烈宏抓住他的这一弱点,迅速与其从朋友变成了牌友,又从牌友变成了项目合作伙伴。从2010年到2015年,张某某从文烈宏手里累计借取了3亿余元高利贷,连本带息还了近8亿元,但按照文烈宏的计算方式,张某某仍欠他本金2亿余元。

  逾期高额罚息、只准还息不准还本、强抵房产……有了这个“提款机”,文烈宏犹如蚂蟥一般,死死“叮”在张某某的身上不停“吸血”。因张某某无法偿还高利贷且向有关方面写信控告文烈宏的违法犯罪行为,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文烈宏命令手下对张某某先后3次实施砍杀,要求务必断掉其手和脚,并指使手下将其非法拘禁。

  常德市公安局将案件侦办情况迅速上报,省公安厅领导高度重视,要求常德市公安局以此为突破口,扩线侦查,彻底查清案件事实。

  2017年1月21日,常德市公安局在长沙将此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舒某抓获归案。2月15日,省公安厅决定成立专案组,将案件指定常德市公安局管辖,并从常德、长沙、湘西等地抽调百余名精干警力参与办案。2月28日,专案组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将文烈宏、佘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在内的组织成员相继抓获归案。

  随着侦查工作的进一步深入, 2017年6月21日,该案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立案侦查。同年8月24日,省公安厅和省纪委分别成立专案组,实现扫黑反腐同步推进。省公安厅专案组由厅长任领导小组组长,全力推进案件的侦查工作。2018年,该案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公安部将其列为2018年度全国20个重点案件之一。

  专案组实行集中封闭办案,专案民警全部取消休假,明确了铁的办案纪律。经过艰苦的侦查工作,认真梳理文烈宏犯罪行为轨迹,采用传统侦查与大数据侦查相结合的方式,广泛发动群众举报,最终查证了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事件30余起。

  常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忠说,专案组克服异地用警办案难、旧案重办“破冰难”、时隔久远取证难、当事人心存疑虑配合难、审查讯问攻坚难、打财断血清资难、摧网毁伞打保难等困难,依法取证,规范办案,最终成功突破全案。

  编织“巨网”

  开赌场放高利贷敛财10余亿元

  高耸的围墙、独立的庭院,气派的游泳池……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这座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的主人就是文烈宏。

  今年49岁的文烈宏在家中排行老三,混入社会后被称为“文三爷”。父母中年得子,文烈宏自小受到娇宠,养成了骄横、任性、霸道的性格,只读到小学四年级便早早辍学,混迹社会。

  成年后的文烈宏做过泥匠、开过摩的,贩过水产、包过工程,并时常周旋于三教九流之间。

  1997年,通过包工程赚了点小钱的文烈宏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这时的他开始发现,通过“出老千”使诈、设套“杀猪”等手段骗钱比做工程来得快多了。也就在这一年,文烈宏在与同村村民赌博时,因诈赌发生激烈争执并将对方打伤。几天过后,看自己并没有遭到公安机关的打击,甚至连医药费都没有赔偿,壮了胆的文烈宏此后开始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当地百姓迫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

  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1999年至2006年成为望城区桥驿镇“村霸”、2006年至2010年赌博犯罪、2010年以来经营高利贷的三个阶段,文烈宏通过有组织地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非法聚敛了巨额财富,形成了成员稳定、结构严密的犯罪组织,逐渐成为黑社会老大。

  文烈宏一共开设了10多家公司,但90%的公司根本没有利润可言,开设赌场、诈赌、非法放高利贷成为他赚“黑钱”最快捷的渠道。

  文烈宏在自家别墅、高档酒店开设赌场,所有参赌人员均无需携带现金,由其提供筹码,从中按5%抽头渔利。每场下来光“抽水”钱就有几十上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牌局结束,赢者直接拿筹码换取现金;输者只需要给他打借条,5至7天内不计利息,逾期高利计息。由于资金雄厚,文烈宏被称为“现金王”。

  除了抽头渔利,文烈宏还专门网罗了一批技术人员,利用针孔摄像机等“现代科技”手段抽老千,有时一场下来便可赢得上百万甚至数千万元。

  参赌人员多为常德籍的私人企业老板,不少人因此欠下巨额赌债,然后遭文烈宏暴力逼债。文烈宏藉此非法敛财10余亿元。

  据办案人员介绍:“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以上,其中在境外已经追缴的赃款就达4000余万元;团伙涉案人员和因文烈宏案延伸拓展被公安机关抓捕的其他相关人员已达300余人。”

  从组织上看,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人数众多,呈金字塔结构。文烈宏处于核心地位,对其他组织成员及组织获取的经济利益具有绝对支配权。舒某、佘某、龚某等人为骨干成员,各自手下有马仔;文烈宏的女儿相当于整个组织的管家。该组织确立并执行严惩叛徒、论功行赏、单线联系等一系列帮规戒约。

  从经济上看,该组织通过放高利贷、赌博诈赌、非法拘禁、强迫交易、串通投标等犯罪活动疯狂敛财,获取非法利益12亿余元,并将非法所得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维系组织运作。

  从手段上看,该组织成员在作案过程中心狠手辣,导致近10人被殴打致伤,其中3人轻伤,间接导致2人死亡。2016年,舒某将某老板非法拘禁并进行侮辱,逼取高利贷赌债,后来该老板妻子服农药自杀。长沙的房地产企业或楼盘开发项目,只要与文烈宏组织产生了高利借贷关系的,结果不是企业破产倒闭、楼盘烂尾就是企业老板违法犯罪。

  办案民警介绍:“文烈宏以血路开财路,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资本也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摧网毁伞

  扫黑与反腐同步进行

  扫黑除恶不仅要铲除黑恶势力,更要铲除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土壤。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多年来,这个以文烈宏为首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黑恶毒瘤为何能肆意生长?随着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成员的纷纷落网,这个谜底终于被解开。

  办案民警说:“文烈宏黑恶集团发展史就是一部行贿史,用犯罪所得不停地建‘保护伞’,又不停地为害四方。”

  文烈宏自恃有“保护伞”庇荫,多次逃脱警方打击,并扬言“在湖南无人办得了他”“公安局都听他的”……

  2017年10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其中就包括文烈宏的“保护伞”周符波。

  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文烈宏多次找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请求关照。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利用职务之便,致使长沙市公安机关侦查的相关案件被撤销或未予立案查处。长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单大勇向其通风报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文烈宏的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并收受巨额财物。

  据周符波交代,他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后便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人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余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当上省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成了文烈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就在文烈宏落网后数日,2017年3月1日,周符波因涉嫌重大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此前一个月,周符波刚从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岗位上转任省综治办主任。

  湖南省委政法委委员、省扫黑办副主任罗永阳告诉记者,专案组深挖“保护伞”,共向省纪委移送30余条涉及为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非法保护的重要犯罪线索,一批党政部门、司法机关的腐败分子被清除,对营造当地乃至全省和谐有序的社会生态和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8·24”专案的成功侦办,彻底打掉了盘踞长沙多年的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摧毁了其赖以生存发展的经济基础,一大批受该组织高利逼债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停工多年的烂尾工程重启建设。通过该案呈现的线索,长沙警方打掉了10余个“地下出警队”,抓获犯罪嫌疑人300余人,长沙街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发案大幅下降。

  湖南工商大学教授刘期湘表示,司法机关对每一起案事件准确定性、对每一个证据反复核实、对每一项涉案资产查清来源,将此案办成了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的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