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大案要案  >  刑侦要闻  > 正文

称霸三年无恶不作 一朝被铲百姓称快

凤冈县公安机关成功侦破冷林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

2019年08月14日 16:0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军   

  县城闹市区,光天化日之下,他旁若无人手持砍刀在水泥地上拖行,在磨出阵阵火花后与团伙成员一起当街追砍他人。

  一言不合,他带领团伙成员持械逼迫受害人跳桥。

  县城内,他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众人噤若寒蝉,有受害人甚至试图喝农药自杀……

  这不是影视剧里的情节,而是发生在贵州省凤冈县的真实场景。

  2018年,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贵州省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认真核查线索,主动深挖彻查案件,历时7个月缜密攻坚,成功打掉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督办的凤冈县冷林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抓获以冷林为首的团伙成员12人,彻底铲除了这个长期称霸一方的毒瘤,当地群众拍手称快。

  以小案串大案

  抽丝剥茧摧毁涉黑犯罪组织

  2016年12月5日夜晚,十多名手持砍刀、钢管的男子将一辆停在维修厂的奔驰商务车砸坏,维修厂负责人报警后,辖区派出所立刻展开调查。奇怪的是,奔驰车车主却始终不愿露面。

  “车辆被损坏,一般车主早就急得跳脚,但这辆奔驰车车主始终不来派出所配合调查。”反常的迹象引起凤冈县公安局何坝派出所副所长杨昌洪的警觉。

  案件线索随即上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经过初期线索摸排和秘密侦查,民警们发现看似简单的案件背后,却隐藏着两个涉黑涉恶团伙长期相互寻仇械斗,扰乱社会治安,引发当地群众恐慌的复杂案情。

  “奔驰车车主叫冷林,当时是凤冈县城‘声名在外’的涉黑犯罪组织头目。”凤冈县公安局局长丁钊向记者介绍。

  冷林,凤冈县人,曾有前科劣迹并多次入狱服刑的他并没有改邪归正的意愿,相反在当地树立起“敢打敢杀”的恶名。2015年,冷林相继拉拢侯天、聶仕跳、何才兵等12人组成了一个成员稳定、层级分明,统一听从他指挥和行动的涉黑团伙。

  “冷林以公司为掩护,长期以开设赌场、发放高利贷、催讨债务、帮忙看场为营生,日渐坐大、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凤冈县公安局副局长万忠健说。

  据了解,冷林涉黑犯罪组织长期在凤冈县城多处开设赌场,组织上百人进行赌博,赌资最多时每次可达几十万元,而他们每次抽头渔利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不等。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冷林涉黑犯罪组织在短短2年时间里,共聚敛钱财90余万元。

  “他不择手段聚敛财物,既破坏了凤冈当地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生活秩序,也为其涉黑组织发展壮大提供了经济基础。”凤冈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赵昌松表示。

  冷林涉黑犯罪组织在攫取暴利过程中,不断与其他涉恶团伙因利益纠葛发生纠纷摩擦进而演变成相互公开械斗。

  2016年11月27日凌晨,冷林涉黑组织成员吴勇军与另一涉恶团伙王小冬产生矛盾,冷林随即带领多人持械连夜与王小冬等人公开斗殴。当天,仍不解气的冷林和团伙成员手持砍刀、钢管,光天化日之下在县城人群密集、车辆拥挤的汽车站附近追砍王小冬等人,并驾车撞击对方车辆,造成群众恐慌,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此后,冷林名下的奔驰商务车在深夜被数名男子砍砸破坏。公安机关在侦查期间得知,冷林涉黑犯罪组织为报复对方,已经安排组织成员秘密购买枪支,试图不断升级械斗。

  凤冈县公安局专案组当机立断,决定提前收网。2017年1月1日,冷林涉黑组织成员共12人在聚餐返家途中进入公安机关早已布设好的埋伏圈。

  “在山头一转弯处,埋伏好的一辆挖土机冲出挡住他们车辆去路,专案组民警快速出击阻断后路,瓮中捉鳖。”凤冈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杨建伦告诉记者,被当场抓捕的冷林看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是,“警察同志,公安局没有必要这样吧!”

  冷林涉黑犯罪组织12名成员全部抓获后,专案组又将王小冬涉恶团伙一举摧毁,彻底打掉了长期盘踞在凤冈县城的两大涉黑涉恶势力,有力维护了当地社会治安大局稳定。

  担惊受怕喝药自杀

  涉黑组织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冷林涉黑犯罪组织在凤冈县不仅与其他涉恶团伙公开械斗,危害当地社会治安稳定,还直接侵害群众个人生命财产安全。

  陈海(化名)因为朋友向冷林借高利贷无法还清,帮忙说了一句公道话,从此被冷林记恨在心,多次带领组织成员携刀具追砍他。

  “我帮朋友说,高利贷利息超出国家规定,如果你们再纠缠,大家去派出所解决。冷林叫手下人拿啤酒瓶砸我右手腕。”在凤冈县公安局,记者见到陈海,他右手腕伤痕至今触目惊心。

  前往医院治疗过程中,陈海发现冷林涉黑犯罪组织成员继续跟踪他。在连续更换三家医院后,陈海刚进急诊室,冷林手下人就找到了他,“他们拿砍刀砸急诊室门,我和医生在里面吓得大气不敢出。”时至今日,回忆当时情形,陈海仍心有余悸。

  然而,噩梦并没有结束,没过多久走在路上的陈海再次被冷林涉黑犯罪组织挟持到一座桥上。冷林威胁他,朋友不还钱就让他还,要么拿钱要么从桥上跳下去。“那桥下面没有水,全是山上滚落的巨石,我当时腿都吓软了。”陈海告诉记者。

  无奈之下,陈海只得将自己手机变卖3000元交给冷林,才得以逃脱。陈海告诉记者:“他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人,心狠手辣,只要他不满意,就会变本加厉报复。”

  与陈海相比,受害人章方(化名)与冷林结怨后差点连命都丢掉。

  章方在冷林开设的赌场里输钱后借了高利贷,因无法偿还便向有关部门举报。谁知,举报信息被某部门工作人员张量(化名)透露给冷林同伙。随即,冷林带人找到章方家,说要带他去县城把事情“讲清楚”。

  自知冷林手段“厉害”的章方顿感无望,喝下一瓶农药试图自杀。经医院紧急抢救,章方才在鬼门关前捡回性命,从此他对冷林涉黑犯罪组织更加惧怕。

  而另一受害人曹晋(化名)因无法偿还冷林涉黑犯罪组织的高利贷,被团伙成员拘禁在洗脚城内长达24小时。期间,曹晋趁看管人员不备,偷偷从二楼窗户跳下试图逃跑,导致双脚骨折、腰部受伤。冷林得知后指挥成员将曹晋押解至另一地点,不顾其已经严重受伤的情况下,又再次对他实施殴打、威胁。

  曹晋满身伤痛,被逼无奈,向远在福建打工的亲人借款7000元用于偿还高利贷后才被冷林释放。事后,曹晋住院治疗花费5万余元,法医鉴定为一级轻伤。

  彼时,冷林在凤冈可谓家喻户晓,凡提到他姓名者均人人自危,退避三舍,生怕惹祸上身。

  公安部挂牌督办

  扎实搜证一审判决即生效

  冷林涉黑犯罪组织成员全部落网后,负隅顽抗,避重就轻,拒不交代所涉罪行。案件侦办过程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高度重视,提级督办,多次派员前往凤冈县,对侦查起诉工作给予指导。

  “我们采用各个击破策略,先从冷林周围人找切入口,夯实证据链条后,再突破他。”万忠健回忆起3个多月的审讯时间,可谓百感交集。

  聶仕跳是一名刑释解教人员,也是冷林涉黑犯罪组织的骨干成员,他参与冷林团伙所涉及的大部分案件。在看守所,聶仕跳思想波动较大,专案组民警牢牢把握审讯时机,不断做其思想工作。

  原来,聶仕跳一方面参与冷林涉黑犯罪组织,一方面又与妻子做水果生意,收益可观。被抓时,他妻子已经怀孕8个多月,妻子曾说,不想孩子生下来以后没有父亲,这让他内心受到极大触动。

  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经过深思熟虑,聶仕跳提出想见一见专案组民警,“我想清楚了,不管什么审判结果,我全说!”围绕案件的突破口就此打开……

  而冷林作为该组织的首要主犯,从曾经一个靠小偷小摸、靠坑蒙拐骗为生又两次服刑的人,最终却成为当地称霸一方的涉黑头号人物,其成长经历更加引人关注。

  “我想过有钱人一样的生活,出人头地,受人尊敬,威风八面,但我的手段和方式都错了!”这是冷林与专案组民警避重就轻、“冷战”十多天后开口说的第一句“真心话”。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冷林在当地被称为“笑面虎”。正因为他想过有钱人、受人敬仰的生活,所以不择手段,用违法犯罪的方式,攫取暴利,侵害群众人身财产安全,扰乱社会治安稳定,逾越法律红线,最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落入法网,罪有应得。

  2018年8月14日,凤冈县人民法院公开审判冷林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判决主犯冷林有期徒刑十六年,判决骨干成员侯天、聶仕跳等人有期徒刑七到十二年不等,追缴冷林及其犯罪组织违法所得37.7万余元,其他涉案车辆、财物等依法予以没收。

  同时,凤冈县人民法院另案判决向冷林涉黑犯罪组织提供举报人线索的某部门工作人员张量有期徒刑十个月。

  一审判决后,冷林及其犯罪组织成员服从判决,无人提出上诉,目前一审判决已正式生效。

  “法院一审判决即生效在涉黑涉恶案件侦办过程中极为罕见,靠的是公安机关在侦办案件时缜密侦查、依法搜证、扎实工作,专案组民警废寝忘食、艰辛付出,法检两院对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充分认可,为顺利公诉审判打下坚实基础。”丁钊回忆起案件侦办过程,感触颇深。

  冷林涉黑犯罪组织以及其他涉恶团伙被摧毁后,凤冈县城群众拍手称快,如今夜晚散步、宵夜休闲不再担惊受怕,当地社会风气日渐向好,治安平稳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