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大案坊 > 正文

千里解救 让“越南新娘”回家

公安部打击拐卖越南籍妇女违法犯罪行动纪实

2017年02月08日 15:0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邬春阳   

  2016年9月14日,漫山遍野的石榴树坠满了果实。

  云南河口,这一国家级口岸,滇越铁路、公路及红河航道的重要枢纽,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有人称她们为“越南新娘”,其实她们只是从中越边境被拐入中国,一路深入内地,最终被迫嫁入当地的受害者。

  对曾被拐卖的她们来说,这次踏足中国国门意味着终于可以回国、回家,但不为人知的是,这条路她们走得异常坎坷。

  威严的国门前、闪亮的中国国徽下,5名越南籍妇女激动不已,简短的仪式后,中国警方正式将她们移交于越南警方,作为 “2015.09.02”拐卖越南籍妇女案最后一批被移交回国的被拐妇女,她们的回家标志着这一案件解救行动的圆满结束。

  此情此景,让参与行动的民警不由得将思绪拉回到2015年9月的那个车站,这场战役的起点。

  车站里诡异“夫妻”牵出拐卖大案

  盛夏的蒙自市是酷热的,作为滇南重镇,蒙自临近中越边境,蒙自火车站内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旅客,每天都往来有大量的越南留学生和跨国做生意的商贩。

  复杂的车站环境,给铁路民警带来的是考验与挑战。

  2015年9月2日上午,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蒙自站派出所的查缉民警和往常一样在进站口处对每位进站旅客身份和车票信息进行核查。

  9时55分,一名年轻女子与中年男子吸引了民警的注意。

  “对她进行提问时,女子两眼茫然、一声不吭,反而是男子比较慌张一直代她回答提问,看他们举止也不像正常夫妻那样,种种反常引起了我们的怀疑。”蒙自车站派出所副所长苟亚斌对当时的场景记忆深刻。

  一个听不懂汉语的年轻越南女子,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语无伦次的答话……

  随即,警觉的民警将这对诡异的“跨国夫妻”带到值班室进行进一步的询问。

  果然,蹊跷背后是隐藏不了的猫腻。经查,男子谭某某今年39岁,是山东人,女子是越南人,是谭某某于9月1日在云南省河口县的一村子里以8万元价格购买来准备作媳妇的。

  据谭某交代,卖方是两个神秘的驾驶“黑摩的”的男子,在警方调取的监控录像中,4人分驾两辆摩托车趁夜色行进的画面被定格,2名“黑摩的”男子成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一个涉及两国多省的拐卖越南籍妇女到内地的特大跨境、跨区域犯罪团伙逐步揭开面纱。

  3个月追踪守候,顺线侦查获得突破

  蒙自车站派出所将获取的线索迅速上报到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刑警支队,侦查员们立即对谭某某进行突审并迅速展开顺线侦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9月7日,侦查员们在云南省河口县将涉嫌拐卖犯罪的2名“黑摩的”男子大肖和小肖抓获。经2人交代,民警发现,在云南中越边境有多名中国籍人员伙同境外人员长期将越南籍妇女拐骗入境后拐卖到内地多省市。

  获取到的线索令人震惊,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随即抽调刑侦、网安等部门精干警力组成“2015.09.02”拐卖妇女专案组,并逐级上报公安部将案件批列为全国打拐专项行动第634号督办案件,大案待破、被拐妇女急待解救。

  “办案民警都没想到小线索的背后竟然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刑警支队林支队长介绍,这一特大跨境、跨区域犯罪团伙涉及滇、豫、皖、鲁、冀、苏、赣七省人员,所跨区域广、涉案人员多,令参办民警都很兴奋。

  针对案情,专案组迅速下发预警通报,指令途经中越边境昆(明)河(口)铁路沿线各车站派出所加强站车查缉,及时发现涉拐嫌疑人、被拐妇女,追踪侦查员也加大追踪力度。

  据了解,河口当地的山中有很多孤立的村庄,加上少数民族散居,有的仅有几户人家,少数民族语言、地方方言错综复杂,地理位置偏僻隐蔽,被拐卖妇女多数被控制在山中,人生地不熟又语言不通根本无法逃脱。

  虽然躲藏、交易都很隐蔽,犯罪团伙又异常狡猾,但是经过公安机关的不懈努力,陆续有被拐妇女在车站被解救,顺线侦查逐渐取得突破。

  买卖背后是日益专业的犯罪团队

  调查在不断地深入,犯罪团伙的累累罪行也逐步浮出水面,一个专业化的犯罪团伙出现在公安机关面前。

  “挑货”:中介人提供照片给买方进行挑选。

  “看货”:买方在中介人带领下前往云南见面验人。

  “圈养”:从越南被拐卖的妇女被云南籍犯罪分子限制人身自由,集中控制于偏僻的山村中等待被挑选、买卖。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越南新娘”买卖的背后有这么几句“黑话”值得关注。

  在被控制的日子里,犯罪团伙每日仅提供食物。“越南新娘”上厕所和吃饭都会被监视,想逃跑还会被打。

  “十多天都不会让她们洗澡,她们刚被解救出来时身上都散发着臭味。”昆明铁路公安局河口口岸公安支队民警杨美钰作为翻译接触了很多被解救的越南籍被拐妇女。

  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处长徐文彬介绍,限制人身自由等待被挑选只是一个方面,整个犯罪团伙集‘拐、卖、收’为一体,涉案团伙人数众多,作案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社会危害性巨大。

  参办民警介绍,犯罪团伙实现了拐卖、“圈养”、中转、接送到收买的一条龙作业,外省籍收买人员进入云南后,由犯罪嫌疑人全程安排;对待被拐妇女,则选用相对隐蔽的安置场所,不定期从各种渠道进行拐骗、“囤积”,待有需求时再进行买卖;需要交易时,犯罪嫌疑人则利用当地地理特点,选用偏僻地区躲避检查。

  犯罪团伙逐步职业化,交易方式实现多样化,就连作案手段也逐步隐秘化,打击收网已刻不容缓。

  上千里驰援解救,7省公安张开天网

  犯罪团伙的暴行逐步被掌握,案情逐渐明朗,三个月的蹲点守候后,专案组已经初步掌握团伙构架。

  2016年4月8日,公安部召集专案所涉及的7省公安机关相关负责同志召开专案协调会,认为该团伙结成情况已基本掌握,主要犯罪事实已查清,收网破案条件已经具备。

  云南公安机关率先打响战斗,7省公安机关张开天网解救被拐“越南新娘”。

  2016年4月9日,专案组在红河州公安局的配合下,在河口县南溪镇农贸市场内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成、郭某某抓获。

  4月10日,专案组乘胜追击,在蒙自市汽车客运站,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某、郭某四。

  13日,在河口县槟榔寨路口,邹姓夫妇和王某被当场抓获。至此,云南境内外主要涉案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战斗持续打响,5月5日,统一收网指令下达,其余6省公安机关迅速出击同步开展收网集群打击行动。

  5月6日,河北邯郸市公安局抓获收买嫌疑人冯小某、冯大某,解救被拐卖越南籍妇女1名;山东冠县公安局抓获收买嫌疑人温某某,解救被拐卖妇女1名。

  5月9日,河南安阳市公安局将申小某等13名收买嫌疑人抓获,解救被拐卖越南籍妇女7名。

  ……

  捷报频传,至5月16日,江西乐平公安局抓获朱某某2名嫌疑人,解救被拐卖妇女2名,这一犯罪团伙在公安部的统一组织指挥下,在云南、河南等7省公安机关的协同配合、重拳打击下,最终土崩瓦解。

  法律红线不可触碰 “买方”一律定罪

  据统计,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5名,解救越南籍被拐妇女32名,缴获赃款127600余元、涉案车辆3辆,打击拐卖越南籍妇女违法犯罪行动战果丰硕。

  经审查,该团伙由境外越南籍犯罪嫌疑人花某等负责,以打工、旅游为由将越南籍妇女拐骗至靠中国边境一侧后,安排他人囤积、圈养;境内由犯罪嫌疑人李某某、邹姓夫妇等负责,寻找联系内地各省中间人,以6至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收买和拐卖越南籍妇女,中间介绍、圈养、供货等环节的犯罪嫌疑人均有6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获利。

  利益背后触犯的是法律的红线,对于拐卖者来说,法律的制裁必不可逃,而收买被拐妇女者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将不再仅限于人财两空,还将加上定罪判刑的处罚。

  2015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我国刑法原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被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意味着今后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也将一律被追究刑事责任。

  法是尺度,情是基础,“越南新娘”的危害在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刑警支队民警许彤彤看来还有很多,“这种金钱交易缺乏感情基础的跨国婚姻,不但有违社会公序良俗,由于国情、语言、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越南新娘’经常会受到歧视、家暴、虐待,最后落跑,这种基于买卖关系的婚姻已经滋生了许多新的社会问题。”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主任陈建锋告诉记者,越南籍妇女被拐不仅触犯我国刑法,更涉及国家外交、边境稳定、社会风俗伦理等多个方面,存在诸多的社会问题与隐患,公安机关将继续严厉打击,不给此类犯罪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红河水滔滔流向远方,对于被解救的越南妇女来说,回家的路并不遥远,对于打击拐卖违法犯罪的中国公安机关来说,重拳严打,始终行在路上。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