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大案坊 > 正文

3000元引发血案 凶手逃亡22年后落网

2017年05月03日 08:53    来源:新京报   作者:韩雪枫   


4月27日,刘博堂在看守所中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韩雪枫 摄

  据新京报报道 4月27日,潍坊市看守所,刘博堂坐在审讯室椅子上,戴着手铐和脚镣,他不时活动一下手脚,发出“哗哗”的响声。

  隔着铁栅栏,刘博堂看上去身材壮硕,有一张憨厚的脸。他讲话不紧不慢、逻辑清晰,时不时还会做手势,像演讲一样。

  回想起当年那场逃亡,他解释自己年轻、惜命。“我当时才24岁,不想死。”他认为,杀了人又不想死,就只能逃。

  从1995年犯案至今,逃了22年,刘博堂早已过上了新生活。他办了新户口,改了名字,在广州娶妻生子,还开了一家公司,买了两套房。他说话也完全没了山东人的口音,反倒是有种香港艺人努力说普通话的感觉。他甚至忘记了被他杀的那个人的名字与相貌。

  他努力接受“全新”的自己,跟过去彻底划清界限;但他也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被抓时的模样。

  4月20日午夜,他的想象变成了现实。“被抓那晚睡得特别踏实,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刘博堂说,“认罪服法,不管什么结果我都接受。”

  “连你爹都不认识了?”

  4月20日晚上11点半,广州越秀区某高档公寓,这是刘博堂在广州的居所。

  刘博堂边走边看手机,在走进公寓一楼大堂的瞬间,两名便衣民警一左一右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在大堂一侧的沙发上。他大声叫起来,“什么事?干什么的!”

  这时,警察用山东口音喊出了他22年来没有使用过的名字,“刘博堂,公安局的。”听到这个名字,刘博堂不再叫喊。

  “这是谁?”为了再次确认身份,潍坊寒亭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涛拿出一张老人的照片。

  “这人我不认识。”

  李涛心里一突,是不是抓错了?赶忙喝道:“连你爹都不认识了?”刘博堂一愣,定睛片刻后,终于认出了父亲。

  刘博堂落网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寒亭警界。分局督查室主任管英吉曾经是寒亭区泊子乡片警,刘博堂犯下的命案,正在他的辖区。这些年,哪怕他早已调走,逢传统节日,他还是会到刘博堂家去看看。“这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22年里,寒亭公安换了7任局长,9任刑警大队长,刘博堂的案子始终被列为重点案件。

  “这是我们分局唯一一个没有破的命案,是我们的耻辱。”李涛说。



责任编辑:张芯蕊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