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大案坊 > 正文

揭露“民族资产解冻”诈骗犯罪团伙的真面目

2017年05月26日 10:5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周旭亮   

  “慈善富民总部”披慈善外衣坑人钱财

  揭露陈玉英“民族资产解冻”诈骗犯罪团伙的真面目

  “鸟巢要开‘慈善富民大会’,来京参会者交通、食宿费可报销,还可现场领取5万元慈善金……”如此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可曾遇到?

  4月19日以来,网上出现“慈善富民总部”人员通过微信群,以“民族资产解冻”为由招收会员,称“鸟巢有慈善活动,参加者可领5万元”并策划组织大批会员于4月24日、25日到北京国家体育场、人民大会堂聚会,一时让不少老年人跃跃欲试。

  近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天津等地公安机关经过连日奋战,成功摧毁了这个以“慈善富民总部”机构名义运行的“民族资产解冻”组织,揭开了“鸟巢大会”的幕后真相。截至目前,各地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4名,“慈善富民总部”陈玉英、陈春雨、李娜3名核心人员落网。

  案情:“鸟巢大会”竟源自一个陌生电话

  4月19日,“慈善富民总部”会长陈玉英接到了一个自称“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电话。该工作人员声称,4月24日、25日将在鸟巢举办一个由50万人参与的“国际民族资产启动大会”,届时将有高官和国家领导出席,要求她组织人员参加。

  在电话中,该工作人员要求参会人员每人缴10元活动经费,用于制作证件、胸牌,并承诺为到场人员每人发放5万元现金。不明对方“底细”,也没有核实对方身份,仅凭一个陌生电话,陈玉英就在“慈善富民总部”的微信群中发布了上述“鸟巢大会”的消息。

  消息传开,9.3万余人报名参加,并通过微信转账方式把报名费打进陈玉英的账户,共计90余万元。随后,陈玉英把90余万元报名费悉数打入了该工作人员提供的银行账户内。

  4月26日,专案组将号称“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工作人员的杨华兴抓获。经审讯,杨华兴供述了其伙同杨昌禹、杨正爱、何丽慧共同实施对陈玉英的诈骗以及私自瓜分报名费的事实。

  “她是‘慈善富民总部’的头,以‘民族资产解冻’为由骗她,她肯定容易相信。”杨华兴向警方交代,之所以选择陈玉英“下手”,是看重了陈玉英的微信群资源和号召力。

  5月8日,公安部对杨昌禹、杨正爱、何丽慧三人发布A级通缉令。5月12日,杨正爱在广州惠州落网;5月14日,杨昌禹、何丽慧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真相:近40个“富民”项目迟迟无一兑现

  仅凭一个陌生电话,就相信有一个50万人参加的大会即将召开,依据何在?

  “电话来自‘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所以是真的。”面对公安机关的审讯,陈玉英的解释始终围绕一点:“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

  2016年7月,陈玉英通过微信加入了“慈善富民组织”,其上线是张南进。为了证明“民族资产解冻”事业的合法性,张南进通过QQ邮箱向陈玉英发送了伪造的“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国家公文。

  对此,张南进自己也不否认,关于“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以及盖有印章的国家公文,他从未就其真实性向有关国家部委核实和求证过。

  2016年9月,张南进因涉嫌诈骗被福建公安机关抓获后,陈玉英接管了其所有下线关系,并创建名为“慈善富民陈玉英团队”的微信团队,继续以“民族资产解冻”为由,通过微信吸纳成员、发展下线并发布消息。

  据陈玉英交代,为了推动“民族资产解冻”事业,她组织了40个“富民”项目,并在微信群发布。微信成员自愿报名参加各个项目活动,通过微信红包方式缴纳会费、活动费,每人从一元至几十元不等。

  但是,近40个“富民”项目为何迟迟无一兑现?陈玉英始终无法给出合理解释。对于这次参加“鸟巢大会”是否真的能获得5万元慈善金,陈玉英也是含糊其辞,甚至用“即使拿不到慈善金,就当到首都北京旅游”来掩饰和搪塞。

  “这是一种集返利、传销与诈骗于一体的新型混合型犯罪,极具诱惑性和煽动性。”参与侦办此案的天津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一支队民警孙毅介绍,陈玉英一直从事传销、直销以及培训工作,“民族资产解冻”为其诈骗犯罪披上了一层慈善的外衣。

  特点:此类案件扩散快、影响大、查办难

  经查,“慈善富民总部”目前已拥有2000余个微信群,发展会员56.8万人,共分为三个层级,第一层为高级管理层,包括会长陈玉英、总监陈春雨、总管李娜;第二层为中级管理层,包括宣传部长、纪律部长、监察长等8名主管,每名主管分管500个群;第三层为10个片区总管,每个片区总管管理50个微信群。

  “每天7点群里准时召开‘爱国晨会’,明确相关群规和注意事项。”“慈善富民总部”总监陈春雨是整个犯罪团伙的“二号人物”,他的任务是带领大家学习新的“国家文件”和“重要批示”,同时管理群务,踢出“违规”的人。

  “‘民族资产解冻’诈骗犯罪是在传统犯罪基础上,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使得该类案件扩散快、影响大、查办难。”天津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副局长孙占权介绍,正是这种严密的组织架构和严厉的群规群约,造成许多会员被“洗脑”,进而对“民族资产解冻”事业深信不疑。

  受害人张先生的父亲参加了这次“鸟巢大会”,这让张先生有点措手不及。

  “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劝都劝不住。”据张先生描述,自己的父亲现在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对家人提供的相关真实资料视而不见。

  孙毅统计了一下,报名参加“鸟巢大会”的人年龄大多在60岁以上,而这些老年人对互联网的认知普遍不足。

  孙毅还分析了侦破“民族资产解冻”诈骗案件的难点:案件涉及人员多、范围广,需要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密切配合;案件涉及第三方支付平台、资金流向复杂,追缴赃款难度大。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