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案海钩沉 > 正文

日本屠杀惨案幸存女孩已变奶奶 还原侵略暴行(图)

2015年07月27日 10:58    来源:中新网   作者:俱凝搏 李茜   

日本屠杀惨案幸存女孩 幸存女孩已变奶奶 还原侵略暴行
梅花惨案唯一在世的幸存者85岁的樊月香在痛诉日军暴行时不禁以手掩面。

日本屠杀惨案幸存女孩 幸存女孩已变奶奶 还原侵略暴行
梅花惨案纪念馆门口的三十六口坟。


  中新网石家庄7月25日电 (记者俱凝搏 李茜)25日,两个小学生坐在村里的杨树下,聊着这个暑假如何度过。旁边一对年轻夫妇陪着两岁的儿子在游戏。在他们的身旁,就是梅花惨案的几处遗址。如今,这些曾经见证日军侵华罪行的遗址,已与村民的日常生活融为一体。“如果没有人问起,我们不会刻意提起。但是,我们不会忘记。”梅花惨案幸存者樊月香说。

  梅花镇位于河北石家庄藁城区南部,是个经济富饶的商业古镇。梅花惨案发生前,这里有从山东、河南、山西等9省24县的人迁来落户。1937年10月12至15日,惨败于国民革命军吕正操部队的日本侵略军,迁怒梅花镇无辜村民,在梅花镇的梅花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九九(农历九月初九)梅花惨案”。杀害村民1547人,占当时全村人口的60%。

  85岁的樊月香如今是村里最后一位梅花惨案幸存者。7岁时经历的那场惨案给她带来了大半生的恐惧。惨案发生时,她和母亲一直躲在村里一个酒窖里才幸免于难。待走出酒窖后,村里的大街上、粪坑里、水井边都是鲜血淋淋的尸体,树上还挂着人头,原来的经济重镇变成了人间地狱。

  樊月香的父亲和叔叔就死于那场惨案,婶子被日本兵轮奸。父亲的死对整个家族来说是致命的重创。惨案发生前,樊月香的家族是做棉花生意的,周边三四个县的人都有来他家买棉花的,家里比较富足。父亲死后,一家老小只能靠变卖首饰过活。

  据梅花惨案纪念馆出示的一份1947年的调查,上面显示:“当时梅花村全村五百余户,有400余户吃糠、树叶、花籽等东西……梅花惨案后的八年,日军把一个繁荣富裕的梅花镇变成了一个饥寒交迫的荒凉乡村。”

  樊月香父亲的尸体被找到时,肚子上七个刀窟窿,头部也中枪。想起父亲死时的痛苦,樊月香的奶奶和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奶奶每天都到家门口“等”父亲回来,整整“等”了八年,期间几次都想自尽。而樊月香在此之后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内向、胆小。

  “直到日本投降那天,晚上终于敢睡觉了,之前总怕村里的日军夜里闯进家来。”樊月香说。

  1958年,为纪念在惨案中的死难者,当地修建了梅花惨案纪念馆。馆内陈列着大量的图片资料、遇难者名单、死难者的遗骨,以及樊月香家被日军用砍刀破坏的两扇榆木大门等实物。

  据樊月香的儿子、梅花村村委秘书李印中告诉记者,如今村里每年都会组织村里学生到惨案纪念馆进行教育、祭祀,希望他们以史为鉴。每据不完全统计,每年约有一万多位来自海内外各界人士来村里参观,其中不乏日本友人。

  2000年4月,原侵华士兵东史郎来梅花镇参观惨案遗址,向梅花人民道歉,并在梅花镇用中文题字:“梅花惨案,刻骨铭心”,表示对当年日军侵华的深刻反省。当时,樊月香接受了东史郎的道歉。

  后来,20多个在中国求学的日本留学生来到梅花村,看到惨案遗址,聆听幸存者回忆后,颠覆了他们从教科书上的所学,当下便给樊月香跪下谢罪。

  如今樊月香已四代同堂,静享天伦之乐。她说,如今感觉日子踏实、安稳,这就是她逃过劫难后最大的追求。

  惨案已经过去78年,再次提起惨案时,樊月香少了些惊恐,多了些淡然。唯独让她感觉气愤的是,日本政府对侵华历史的否认。

  “我会原谅犯错的人,不计较过去,眼睛向前看,但前提是要认错。日本政府还欠我一个道歉。”樊月香说。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