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苏顺虎之妻受审:借空壳公司收钱 借50万炒股不还

2015年07月07日 09:27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裴晓兰   

苏顺虎之妻受贿1300万:设空壳公司收钱
苏顺虎之妻叶晓毛被带向法庭。记者蒲东峰 摄

  苏顺虎之妻“开空壳公司”收钱

  涉嫌受贿1300万受审可能是铁道部窝案最后受审的人

  据京华时报报道 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因受贿2488万余元,于2014年10月被判处无期徒刑。6日,苏顺虎的妻子叶晓毛在市二中院受审。检方曾指控叶晓毛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6日当庭将指控罪名变更为受贿罪,叶晓毛涉嫌受贿的金额为1300余万元。据了解,叶晓毛很可能是铁道部窝案中最后一个受审的被告人。

  记者梳理苏顺虎案发现,叶晓毛凭借丈夫的身份不仅对别人给的好处来者不拒,甚至瞒着丈夫利用别人特意成立的空壳公司,“名正言顺”地收钱。

  庭审现场

  身形消瘦说话带哭腔

  6日上午10点,叶晓毛被带进法庭,她身形特别消瘦,颤颤巍巍地挪到被告人席,回答问题时声音很小,带着哭腔。

  现年59岁的叶晓毛是湖北人,初中文化,原来在铁道部行管局机关服务中心工作。其因涉嫌受贿罪,于2011年6月2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监视居住,同年9月18日被检察院取保候审。

  据叶晓毛的辩护律师介绍,叶晓毛在案发后,身体和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好,“吃不了多少东西”。叶晓毛被取保候审期间,辩护律师找她了解情况,“她都不怎么说话,说话也听不懂在说什么。她认罪态度很好。”

  6日,叶晓毛的一名亲属到庭旁听了案件。据了解,叶晓毛和苏顺虎有一个儿子,曾在澳大利亚读书,已经结婚。目前不知他是否还在国外,其父母开庭时,他均未到庭旁听,苏顺虎案也没有他的证言。

  罪名变更面临高刑期

  记者了解到,叶晓毛到案后,先是被控涉嫌受贿罪,之后变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法院曾开过一次庭,据悉,叶晓毛认罪。昨天,此案第二次开庭。检察官表示,在案件开庭审理过程中,检方发现案件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符,因此变更起诉。

  变更后的指控显示,叶晓毛于2004年至2011年间,在明知其丈夫苏顺虎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的职务便利,为山西省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

  单位谋取利益的情况下,仍伙同苏顺虎先后多次收受上述单位的负责人张邦才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1300余万元。叶晓毛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如果叶晓毛的受贿罪名成立,其刑期要比以前涉嫌的罪名重很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情节严重,按照刑法规定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她重新被指控受贿130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按照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须换辩护人暂时休庭

  6日,公诉人宣读变更后的起诉书后,审判长将公诉人和辩护律师叫到一起,经过商量,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记者随后了解到,叶晓毛的辩护律师此前也是苏顺虎的辩护律师。在叶晓毛涉嫌的罪名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时,这样辩护没有问题。但是检方变更罪名后,叶晓毛和苏顺虎属于涉嫌共同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规定:一名辩护人不得为两名以上的同案被告人,或者未同案处理但犯罪事实存在关联的被告人辩护。

  按照此规定,叶晓毛必须更换辩护律师。辩护人随后给其律师事务所的另一名律师打电话。一个多小时后,另一名律师赶到法院,但是庭审没有继续。因为按照法律规定,此案变更了起诉书和律师,要有10天的阅卷期。案件将择日开庭。

  主要案情

  1、别人送20万她半推半就


  在苏顺虎案中,法院查明,2003年至2008年间,苏顺虎为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解决煤炭运输等问题提供了帮助,该公司总经理张邦才为感谢苏顺虎,先后三次给予苏顺虎款物,共计85.9万余元,都是直接给的叶晓毛。每一次收礼后,叶晓毛都告诉苏顺虎。

  据张邦才说,2000年左右他认识了苏顺虎,每次到北京都会去拜访。他拉近与苏顺虎的关系,想在运输焦炭过程中得到帮助。春运紧张时,他会请苏顺虎帮忙协调。因苏顺虎多次关照其公司,为了感谢苏顺虎的帮助,他开始送钱。

  张邦才第一次送礼是2006年春节前,他以过年送礼为名在苏顺虎家中给予叶晓毛20万元。张邦才说,20万元都是百元钞票,一捆一捆的。他用报纸包好放在一个袋子内,和一盒燕窝一起放在苏顺虎家客厅的墙边,然后说过年了,给他们带点礼品。

  叶晓毛称,张邦才当时说是燕窝,她接过来一看,里面还有20万元,就说燕窝可以要,但钱太多了,“后来推搡了一阵,塑料袋破了,我用手一托的工夫他就关门走了”。

  2、丢辆旧普桑经理赔60万

  张邦才第二次送钱是2007年3月,他以赔偿丢失的苏顺虎所借轿车为由,在苏顺虎家中给予叶晓毛60万元。该轿车价值6.7万元,法院认定苏顺虎实际收受53.3万元。

  张邦才说,2004年,苏顺虎到昆明任职,叶晓毛也去了,夫妇俩有一辆桑塔纳轿车闲在家里不用,他就借走了。2005年初,他的司机开车出去办事期间,车辆被盗。2005年七八月,苏顺虎回京工作,他把一辆旧奥迪A6借给叶晓毛用。2007年3月,叶晓毛把奥迪还给他,让他把丢的车赔给她。张邦才说,他希望把关系搞好,不可能就赔一辆普通桑塔纳的价钱。过了十几天,他拿着60万元现金到苏顺虎家,当时苏顺虎不在,他交给了叶晓毛,让她自己去买车。

  叶晓毛说,她找张邦才赔车是自作主张,苏顺虎不知道。但是张邦才把60万元拿过来后,她告诉了苏顺虎。

  3、借50万炒股她没想过还

  苏顺虎为江西省中创投资有限公司解决煤炭运输问题提供帮助,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云富为表示感谢,给予苏顺虎款物1190万余元。其中有50万元分三次存入了叶晓毛的银行账户,理由是“借款”给叶晓毛炒股。

  周云富的证言称,他于2003年因业务关系认识了苏顺虎。苏顺虎任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后,主管全国铁路的客运、货运计划。他和苏顺虎拉关系,拿着省发改委的文件找苏顺虎批示,下面路局的人看到批示都会照顾他。苏顺虎还会直接给各地方路局主管货运计划的领导打电话协调,保障其公司的货运计划量。经苏顺虎帮助,其公司的运力解决得很好,他非常感谢苏顺虎。

  叶晓毛说,2004年初,周云富到她家时,她正在看股市大盘,“他说他在证券公司有熟人能提供消息,还说如果想挣钱找他”。她当时说自己被套了,周云富说没关系,可以借给她50万元,“我就说那好啊,等挣了钱再还”。叶晓毛随后把自己的工商银行账户告诉了周云富。没过几天,周云富就往她的账上打了50万元。但叶晓毛说:“所谓借就是一个说法,他借后肯定不会要我还,我也不会还。”

  4、设空壳公司便于收好处

  2008年至2011年间,苏顺虎接受北京市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的请托,为该公司解决铁路运输问题。段莉为感谢苏顺虎,先后多次给予苏顺虎款物共计1200余万元。

  2007年至2011年,段莉曾出资以苏顺虎的儿子名义,为苏顺虎成立北京京冠达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在其儿子未实际参与经营的情况下,以支付利润为名,给予苏顺虎1087.9万元。

  2008年至2011年,段莉先后给予苏顺虎四套贺岁金条、格拉夫钻石项链、耳钉、戒指等物品,共计价值99万余元。2009年,苏顺虎家装修,段莉给予苏顺虎装修费25万元。

  据悉,这1200余万元,检方指控叶晓毛和苏顺虎共同受贿。

  段莉证言称,2007年底,她和叶晓毛聊天时,叶晓毛提出给儿子办个公司。段莉遂出资50万元成立了京冠达公司。段莉说,她将自己公司的一些项目分到该公司,让该公司有收入。

  叶晓毛说,是段莉提出用她儿子的身份证成立一个公司,她后来明白,段莉是想以当股东、开公司的名义把其儿子拉进来,送钱好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叶晓毛还说,京冠达公司成立一年后,苏顺虎才知道此事。“苏顺虎说这个钱哪能要啊,这摆明了就是送钱啊。我说你不要人家也存在那里,你不要能怎么办?苏顺虎也就不再说别的了。”

  直至中纪委发文称领导子女不能经商,京冠达公司股东变更为段莉和孙某。叶晓毛说,变更后,段莉还在给他们公司利润,一直到她被调查。

责任编辑:朱丽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