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民警讲案 > 正文

反扒暗战在北京街头上演 记者跟随记录反扒便衣警察

2017年05月17日 16:12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宇   

有时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得来并非易事。就像下班时候的五道口,车水马龙,初夏的夕阳铺满街道,从写字楼走出的上班族,行色匆匆,赶着回家。但这天天都在重复的一幕背后,并不平静,一场暗战,正在嘈杂的街头上演——一对男女扒手,来回穿梭,伺机行窃,不远处,便衣警察不动声色,隐入人群。
将扒手移送属地派出所(王探长为着黑衣者)


  有时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得来并非易事。就像下班时候的五道口,车水马龙,初夏的夕阳铺满街道,从写字楼走出的上班族,行色匆匆,赶着回家。但这天天都在重复的一幕背后,并不平静,一场暗战,正在嘈杂的街头上演——一对男女扒手,来回穿梭,伺机行窃,不远处,便衣警察不动声色,隐入人群。

  这场悄然进行的“猫鼠游戏”,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持续了两天,以4名嫌疑人落网、起获4部手机告终。记者记录了这两天里,反扒民警王探长和他兄弟们的打扒故事。

  前传

  反扒便衣警察王探长 两破特大盗销手机案

  5月8日下午3点,在出发抓贼前,记者在市局机动侦查总队见到了小王——王探长。2008年警院毕业,9年基层历练,王探长今年31岁,脸上少风霜,依然生动年轻。

  “我为什么当警察?是因为我爸,他是刑警,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警察。”当梦想成为现实,小王发自内心热爱自己的职业,“抓贼有意思,特别是抓捕成功的那一刻,周围群众的惊叹,带给我很大的满足感。”

  当然,打击犯罪不能只凭热情,靠的是本事,这就得自己多琢磨。刚参加工作,小王被分配到了市局刑侦总队,工作的第二年,他就主办了一起要案。

  两名男子尾随一名女子,在胁迫其去ATM机取钱之后,两人又对女子进行了猥亵。因为当时队里的警力都扑在另外一起案子上,领导就把这起案子交给了小王。“我这人的缺点是特轴,但就是能坚持做一件事情。”

  从监控录像中,小王找到了拉两名嫌疑人的出租车,从出租车司机的回忆,小王得知嫌疑人进了双井地铁站,但是从人潮涌动的地铁站视频里找人几乎不可能。

  “从嫌疑人的刷卡动作,我联想到分析他们刷卡的信息,于是,据此追踪到了他们的活动轨迹,”小王说,分析公交卡的刷卡记录,在当时并没有先例可循。涉案的两名男子最终落网,一人被判无期徒刑,一人被判15年有期徒刑。

  凭借着自己的“轴”,2011年调入便衣侦查总队(即现在的机动侦查总队)后,小王在反扒工作上成绩斐然。2013年成为探长至今,小王和自己探组的兄弟抓获嫌疑人280多人,刑拘260多人,为群众挽回损失300多万元。

  在去年和今年,小王带领探组,打掉两起盗销手机的扒窃团伙,分别起获手机501部和525部,连续两年刷新了首都公安打扒史上单次缴获被盗手机数量的记录。

  说到手机和扒窃团伙,王探长看了一眼手机,“他们出动了,咱们出发。”

  第1天

  扒手雇黑车司机 专挑下班族“练手”

  5月8日下午4点,出发前,王探长的同事小甘,抱着一个洗脸盆上了车,盆里还有一条床单。看记者一脸疑惑,王探长打趣道,“这是我们琢磨出来的独家捉贼技术,到时你就知道了。”

  在车上,王探长告诉记者,最近他和同事发现一辆黑车,专门拉扒手出来干活,成了扒手的专车,“前方侦查人员的消息显示,他们正在海淀五道口附近活动,今天我们打算一窝端,连黑车司机和扒手一起捂了。”

  下午5时许,在清华东路西口地铁站附近,一辆黑龙江车牌的小轿车停在路边,司机在车旁站立,小甘驾车与之擦肩而过,“不要停,继续开,就是这辆车。”坐在副驾驶的王探长说,“我预感,20米内,雇他车的扒手就会出现。”

  “这俩就是扒手!”果然,路口等红灯的工夫,一对黑衣男女出现,貌似情侣。和行色匆匆的路人不同,这一男一女,脚步时快时慢,不时地回头,眼神不定。王探长决定下车跟控,小甘开车尾随,车内的另一名同事大平负责录像留证。

  在清华同方科技广场东侧的一条小街上,两名扒手再次出现。路边,不少下班族选择骑共享单车回家,一名背包男子弯腰扫码的瞬间,女扒手盯着其背包,迅速贴近,伸手,没成功,再伸手,还是没成功。失手的扒手迅速躲进了大楼,消失不见。车内,看到这一幕的小甘和王探长用手机实时喊话,“刚才练手了,但好像没偷成。”

  没偷成,意味着没拍到他们现行,也就不能形成有力的证据,“猫鼠游戏”还要继续。但在拥挤熙攘的五道口,不管是驾车的小甘,还是路上的王探长,想要搜寻两个人,并非易事,况且跟控不是追踪,讲究的是“宁放勿惊”,一旦惊着贼,功夫就全白费了。

  天色擦黑,男女扒手虽再有下手,但均未得手。晚8点半,两人坐上黑车,一路向西,再向南,收手回了大兴。

  “啊!”看着远去的黑车,王探长在车里突然喊了一嗓子,“抓贼就是这样,只看结果,中间的过程有时候会让人灰心,我喊一下,给自己鼓鼓劲。”

  第2天

  一下午偷4部手机 4嫌疑人吃饭时被捉

  尾号限行,又是外地车牌,本以为黑车司机晚上才会出动,5月9日下午4点,前方侦查信息报告,黑车现身,并在万寿路凯德晶品购物中心停留。

  “我昨晚研究了他们的行车、停车路线,周边没有扒窃的警情,今天一旦拍到他们现行,就实施抓捕!”车里,王探长和自己探组的小甘、大平,还有今天加入的小旋分析着案情。

  一路奔袭,在石景山万达广场附近,黑车再次停车,车上下来三个人,除了昨天的一男一女,还多了一个小个男子。三人并未选择旁边的商场,而是沿路向东,王探长判断,这仨贼想在八宝山地铁站练手。

  小甘和大平在车内,王探长和小旋在路面,4人结成一张网,悄悄地拢向扒手。

  5点40分,在八宝山地铁站C口,一名刚从公交车下来的背包女子,在走向地铁口的时候,成为扒手目标。从拉开拉链到偷出手机,不过一秒钟,光亮的手机壳在阳光下一闪,就进了男扒手的口袋。

  女子发现自己被偷后慌忙报警。得手后,三名扒手联系黑车司机,迅速驶离。“这次拍到了现行,可以实施抓捕了。”王探长言语中透着紧张和兴奋。

  “秘密武器要登场了。”在车里,王探长笑着解释,“秘密武器”就是脸盆和床单,“如果在街上围捕,难度太大,我们计划在等红灯时,趁黑车前后都有车辆,迅速把湿透的床单贴在黑车前挡风玻璃上,防止他乱撞,然后把4人堵在车里。”

  一路跟控,遇到的都是小路口,红灯时间短,不利于抓捕。晚7点半,就在王探长查看周边线路时,黑车在三里河附近的万方西单商场停车,便衣4人组再次分头行动。很快,地面跟控有了消息,4名嫌疑人进了快餐店,准备吃饭。

  夜长梦多,王探长和兄弟们一合计,决定在快餐店围捕4人。

  “别动!警察!”民警的突然出现,让4名嫌疑人愣住,如同画面被定格一般,手里的汉堡都停在了半空中。不到5秒钟,四人手铐加身。

  “我们是北京公安民警,这4人涉嫌盗窃,打扰大家了。”王探长对着快餐店内一脸惊叹的群众说。之后,民警在黑车中起获4部手机。

  晚上9点,4名嫌疑人被移交到属地恩济庄派出所,王探长和同事也前来交接工作。9点40分,两名失主来认领了手机。10点,王探长和同事离开派出所。夜幕下,暗战结束,便衣4人探组收工。

  后记

  “我这辈子没过,你也不能!”

  从参加工作至今,王探长已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个人嘉奖2次,对他而言,这两天的抓捕行动并非大要案,但对于前来认领手机的事主来说,他们脸上失而复得的惊喜神情、口中不断重复的“谢谢”说明,这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并非小事。“没有安全感的生活是可怕的,我们的目标就是守护群众的安全感。”王探长说。

  “我爸和我说过,人民依靠不住,那就不叫人民警察,他这辈子没过,我也不能。”王探长说,自己的媳妇也是警察,家人都能理解彼此的工作,相互支持。“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次媳妇和我去逛商场,我俩还一起抓过贼呢。”

  5月10日,王探长告诉记者,三名扒手因为涉嫌盗窃罪被刑拘,黑车司机明知三人行窃,还提供帮助,是其共犯,也涉嫌盗窃罪被刑拘。

  本报记者 张宇 文并摄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