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大要案
大案要案  >  影视推荐 > 正文

《踏血寻梅》:援交、碎尸,奇情外另有蹊跷

2016年04月05日 10:57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鲁韵子   


电影海报。


电影剧照。


电影剧照。


表演奖四位得主:郭富城 春夏 白只 金燕玲


  有35年历史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首次将最佳男女主角、男女配角以及新演员等共5座表演类奖项颁给了同一部电影。

  一夜过去,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昨晚,有35年历史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首次将最佳男女主角、男女配角以及新演员等共5座表演类奖项颁给了同一部电影。同时后者还斩获了最佳编剧和最佳摄影奖。

  92年出生的云南姑娘春夏,凭此片击败了张艾嘉、汤唯、林嘉欣和杨千嬅等一众名声煊赫的前辈,拿下影后桂冠。之前提名5次金像影帝的香港版“小李子”郭富城[]天王,也终于因此洗刷遗憾。

  当然,我们说的就是此前在金马已斩下过多项提名和最佳男配角奖的悬疑电影《踏血寻梅》。

  踏的是“血”不是“雪”,已让人见名即有不祥的预感。这是一段无根者的无解心事。几片都市暗影撕裂了彼此。在香港逼人的繁华之下,在公屋、茶餐厅、廉价时钟酒店、港口的垃圾堆之间,贫穷和孤独逼人更甚。死亡,在此甚至成了知心的赠予。

  在片中,名为王佳梅的少女从湖南乡下老家远道而来,在光怪陆离的香港陷入迷茫,堕为雏妓。在命运尽头等待她的,是同样迷茫孤单的香港青年聪,以及他扼断咽喉的粗壮双手、手中借以分尸的菜刀。

  碎尸既在,凶手也认罪,一切本是确凿无疑。但一头白发、胡子拉渣的邋遢老警察臧sir不甘心就此结案。在漫长的追索中,各人生活一点一滴浮现出本色。而悲剧背后的答案,却依然漂浮在大都市上空的阴云之中。

  本片剧本改编自轰动一时的王嘉梅命案。2008年,16岁的湖南少女王嘉梅,因母亲改嫁而移居香港。本来成绩不错的她因与继父不和,离家辍学“援交”卖淫,却遇上“变态”嫖客。最终,这位“新移民”被杀害后遭残忍肢解,港媒还语调耸动地报道过“其部分人骨被混入街市的肉档出售”。其案情之血腥怪诞,似乎并不下于cult经典《人肉叉烧包》。

  但电影创作的动机,并不在于猎奇地堆砌“新移民”、援交、碎尸等突出概念,也不在于展现抽丝剥茧的神探办案过程。编剧出身的导演翁子光,希望投射奇情背后的日常生活和卑微命运。

  以近乎天真的同情,他试图将一出市井惨案衍生为《七宗罪》式的人性悲剧——或曰《魔女嘉丽》式“社会使人变态”的恐怖剪影。

  “为什么一个人第一次见一个人就告诉他想自己死,他又为什么愿意帮她,而这个想要当模特儿的女生又怎麽走上援交之路?这些对很多人来说好像都不重要,这却是我很想知道的。……佳梅不只是一个人,她代表了社会某一群人的缩影。她身上整个青春期的压力,可以说香港是新移民生存现状的缩影。”

  话剧舞台出身的白只,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碎尸杀人犯演绎得颇有深度。一向刻苦的郭天王,也尽全力把握了非主流差人的执着和信仰。

  但看过电影的评论人们依然一致同意,电影的戏眼在于第一次担纲女主角就惊艳全场的春夏身上。

  她有一双大得几乎有点不合比例的眼睛。含着泪,含着怨,也含着不堪一击的天真和迷离的梦。这个曾失利于艺考、之前以平面模特为业的云南女孩,以天然灵性描摹王佳梅的生活细节。在家的委屈是压抑,行街的快乐是轻灵,接客的敷衍是忍耐,被辜负后的绝望是安静。最后,与聪的倾心相交、生死相托是爆发。在与银幕上的她裸裎相对时,再轻浮的看客也会感到紧张和震动。

  春夏说过,为了体会“新移民”王佳梅的孤独,在拍摄期间多日把自己关在香港的酒店中。一样的语言不通,一样的有家不回,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体验派”的道路。“我是一杯水,电影要我变成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手握奖杯时,春夏这样轻轻地总结道。

  导演翁子光评价道:“我最钟意春夏的,是因为她懂。她知道我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她知道佳梅的心。”而她在片中的“对手”白只则说:“在更高的精神层面上,我爱春夏。”

  另一位在本片中表现出色的女演员,就是第三次问鼎金像最佳女配角的金燕玲。这位曾做过歌女、艳星、至今单身的老将,将一位泼辣坚强的底层母亲演绎得张力十足。在颁奖礼上,她哭着剖白:“我每次离婚都回来香港,因为只有这里还有戏给我拍。”戏里戏外,角色与真人交映,令全场观众动容鼓掌。

  在一向注重类型商业片的香港,现实主义取向的文艺片一向是小众。《踏血寻梅》的出场提醒着人们,卑微的生活应该是电影取材的富矿。其实,电影涉及的香港真实血案还不只一件。在郭富城饰演的臧sir的回忆中,还有另一宗都市惨剧。——在老旧居民楼中,有应召女被多个男子凌虐数日致死。臧sir在现场遍寻不着死者的头颅,最终竟发现其被恶意地藏在玩具布偶的头里。这段情节,便明显来自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hello kitty”案。

  而对于影迷而言,电影在叙事上其实未臻完美。在两小时中,臧Sir疯魔了一般追问,佳梅疯魔一般地孤独叛逆、出卖身体,聪疯魔一般地爱不该爱的人、信不该信的话。他们的遭遇固然激烈、背景固然可怜,但还不足以令人们相信,上述情状就是他们人生唯一的出路。当主角还未因全力奋斗而头破血流就选择了灭亡,旁观者便很难为其打动。所谓的悲剧,也因此显得有些温吞漫长。

  但技巧上的瑕疵,并未减轻本片对于今天香港电影沉甸甸的意义。借用本片摄影指导杜可风在颁奖礼上的总结,我们愿意相信,“这部电影是香港电影新的开始。”(鲁韵子/文)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